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利昂被凱蒂推倒在床上,她府下身子,露出笑容,親吻她。他則讓手插進她髮間,摩娑著她的耳朵。

他聽著她說的話,在說道驕傲自負的時候忍不住露出笑容,他喜歡她的聲音,一直以來都如此清澈明亮,她提到他們真正開始接觸彼此的那場舞會,那場舞會,利昂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那面具底下深不可測的黑眼,那像烈焰般燃燒的紅髮,那溫熱的身軀,那明快節奏下的熱舞。

以及那緩緩將面具揭開的手。

是她,在那個時候,將包裹著利昂這麼多年的偽裝像揭下面具一樣的揭開。那個時候她就闖了進來,就算沒有鑰匙,也硬是打開了他的心門,闖了進來。是她讓他找到了自己,是她像一股陽光一樣,照進了他結冰多年的冰窟,把這裡的冰給全數融化。

她趴在他的胸口,讓他想起了他們在學校的時候,悠閒清靜的午後,他們會躺在湖邊的草地上,她趴在他的胸口上,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感受彼此的心跳。

「既然我們兩人都輸了,那我想這場比賽,應該判平手才對?」終於,他靜靜的開口道,親吻著凱蒂的眉眼,過了一會兒,利昂輕聲問「你不餓嗎?晚餐應該差不多了。」



=====
結果利昂居然只想吃晚餐
不對  其實是我想吃
我大約上上篇就一直在想他們到底吃不吃晚餐

是燉菜喔OWO
爸爸、媽媽、兄弟、姊妹
走的走 不知道
能否再見另一個。

TOP

「如果是你做的,我餓死也不吃。」凱蒂打趣的說,「我絕對不會相信你的廚藝。」她從利昂的身上爬起來,背對他坐在床邊開始稍微梳理自己有些凌亂的紅髮。「我會把這當成你在約我吃晚餐,那我就不換睡衣睡褲了。」

她淡淡瞥了一眼窗外,大雪已紛飛,外頭早已雪白一片。「科札爾少爺,晚餐吃什麼呢?」她轉頭看著還躺在床上的利昂。

TOP

其實家裡最擅長料理的是薩蒙,這個倒是事實,他兩個大哥和他自己都給家庭小精靈做習慣了,在前一陣子他才周末回到家,進廚房逼迫自己學習小精靈的廚藝。
好歹學了有點樣子。
他對凱蒂的話挑眉,露出一個壞笑「很遺憾,正是我做的。」利昂從床上爬起來「晚餐吃的是燉菜。」

為了今天的晚餐練習很久了,他會的也就這一樣而已了,他將他領到餐廳,家裡的小精靈已經先替他們把烤箱裡的燉菜拿出來放到餐桌上,擺盤也擺好了。

他替凱蒂拉開椅子。
爸爸、媽媽、兄弟、姊妹
走的走 不知道
能否再見另一個。

TOP

當燉菜誘人的氣味在她踏出房間的那一刻擄獲她的感官後,她便把對利昂的嘲諷都吞下肚。「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利昂科札爾。」她試著面無表情的坐下,以免這傢伙太過得意,但她似乎還是失敗了,從利昂在她身後的笑聲可知。

她看著乳白的奶油在燈光下閃耀著美味的光澤,她甚至感到口水在她口中分泌,等不及要將那看似燉的軟爛的馬鈴薯和花椰菜纏繞著順口的起司放入嘴裡。「你總是在一些我認為你會很不擅長的地方讓我驚訝。」她抬頭看著利昂,「那我等等該怎麼報答這份甜美的晚餐呢?」

TOP

「報答嗎?」利昂在凱蒂的詢問之後輕聲重複「這是個好問題。」他低頭輕啄正抬頭看他的女孩的唇「或許我們等一下,可以好好想想。」

利昂繞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現在,來杯Demi-sec的香檳吧?」他拿起桌上的深綠色的瓶子,動作熟練的開瓶,並在凱蒂的杯子裡頭倒上一些。

「Dom Perignon第一次喝到香檳的時候說了這句話。」利昂替自己的杯子裡也倒上這顏色如蜂蜜般金黃,微微冒著氣泡的飲料的時候說「他說,我在我在啜飲天上的星星!」
他拿起杯子,透過氣泡看著凱蒂的臉,餐桌上微黃的燈光讓冬夜感覺變得溫暖起來「今晚,就讓我們用星星乾杯吧。」
爸爸、媽媽、兄弟、姊妹
走的走 不知道
能否再見另一個。

TOP

「當你在講香檳時臉上的表情真是性感。」她撐著頭,在利昂仰頭將杯中的香檳喝盡時欣賞他脖子的線條。老天,她真不能想像現在這個時候她與這樣的藝術品共處一室,更棒的是,她還能――碰觸他,品嘗他的味道。一種奇異的想法浮出她的腦海,也許這想法在她的舌頭沾到那活潑的香檳時就成形,又或許是當她一見到他,她要他,現在就要。

她有種感覺冬天的寒風吹壞了她的腦袋,她現在滿腦子沒有別的東西,只有利昂。她站起身來,一個小小的聲音告訴她不,現在還不是時候,但管他的,她才不在乎。凱蒂傾身吻住利昂,她把他從餐桌拉起來,手撫著他的胸膛,開始解他的扣子。當她冰冷的指尖碰到他溫熱的皮膚,她停下動作,一隻手滑過他的腰從衣服下方伸進去手掌貼住他厚實的背,另一隻手抓住他的手引領著他繞過自己的腰。

「我剛剛也喝了香檳,」她用力吻著利昂,緊緊地貼著他,聲音從他們唇的縫隙擠出,「那你覺得我的唇有星星的味道嗎?」

TOP

凱蒂的熱情讓利昂整個人好像在燃燒了一樣,他忍不住回吻凱蒂,在吻的空縫間,凱蒂開口問「我剛剛也喝了香檳,那你覺得我的唇有星星的味道嗎?」

「比星星的味道還要好。」利昂輕聲回應,他的手從凱蒂的腰移到腿,順著腿的線條往上撫摸,他靠到凱蒂耳邊「這是晚餐的報答嗎?」他將氣息吐在凱蒂耳邊,摩娑著她的耳廓「我是不是能解讀成,是你在勾引我呢?」

利昂的手來到凱蒂胸前,他將那件黑色洋裝往下拉,洋裝就很快地落到了地上,在他用手描繪著凱蒂的身形的時候,他們的唇再次交疊,分開之後,兩人都在喘息著。
「我們剛剛……只參觀了你的房間。還沒……參觀我的。」利昂說著,他拉著凱蒂來到自己的房間,大體上相當史萊哲林的風格。

利昂脫下了凱蒂最後一點遮蔽身體的布料,將它們隨意地仍到旁邊,凱蒂也近乎是急躁粗魯地將利昂的襯衫全部解開,丟到旁邊,兩人在親吻和互相撫摸間,將自己摔到床上。

這張大床是大哥知道利昂想搬出來自己住的時候送的,據說是品質很好的床,就算大幅的搖晃也不會讓它發出任何聲音。
而這天晚上的他們,也證實了這張床的品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真的很隱晦的帶過XD
爸爸、媽媽、兄弟、姊妹
走的走 不知道
能否再見另一個。

TOP

本帖最後由 金霜 於 2018-2-2 13:08 編輯

凱蒂其實很早就醒了,並不是睡得不好,只是她覺得將與利昂相處的時間花費在睡覺上有些不值得,梅林知道聖誕假期過後她還要多久才能見到他。凱蒂側躺著,指尖微微觸碰他放在臉旁向上翻的手掌,描繪著他的掌紋,再沿著他的手臂一路滑到肩膀。她翻身靠近他,趴在他裸露的胸膛上開始吸吮他性感的鎖骨,暗自竊喜著這等美景只有她凱蒂斯托克能獨享,其他女人絕對不會有機會知道全裸的利昂科札爾是何等的美好。

她從鎖骨吻到頸子,用鼻子摩娑他的下巴,她嘆息著,她都快忘了利昂是多俊美了。凱蒂這番舉動很明顯就是要吵醒他,但經過了昨晚想必他應該還需要再休息一陣子,正好凱蒂可以好好的欣賞(性騷擾)他。

_

這對情侶從我十三歲寫到成年啊

TOP

利昂一向作息正常,早睡早起,不想睡覺這個問題從來沒有困擾過他。一直到這個聖誕假期,凱蒂輕易毀了他十八年以來的習慣。跟她在一起,連睡覺的時間都顯得浪費,即使想好好利用每個醒著的時刻,但睡覺的時間卻總是來的那麽快。

昨天利昂經歷了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失眠,他已經為接下來他要做的事情籌備已久,他的內心也早就準備好,但因為緊張,他只在後半夜稍微睡了一下。也因為如此,當凱蒂開始碰觸他,他幾乎是立刻就醒了。

但他很好奇,對方接下來還會做什麼。

任由對方親吻,利昂真不知道凱蒂究竟為何如此性感撩人,讓他幾乎要按奈不住自己,他的唇幾乎可以碰到她的額頭,而下一秒他也的確將吻落在她額頭上,伸手將對方攬進懷中,雙方的身體幾乎貼在一起。


「一早就這麼有精神?」他的聲音比想像中沙啞一些,大概是因為剛起床,聲音帶著一絲慵懶。


~~~~
我幾乎不記得何時開始寫
但超級多年
也是從我未成年寫到成年
爸爸、媽媽、兄弟、姊妹
走的走 不知道
能否再見另一個。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