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艾德里安·馬爾斯】 劇情2 貓頭鷹屋

本帖最後由 choco225 於 2016-12-26 19:46 編輯

傍晚,西下的太陽擁抱山巒,柔和的光線隨著那橘紅的下沉緩緩收起伏在草地上的金紗。隨著越接近秋天,白晝的時間在太陽的牽引下愈來愈短,但這個時間點的光線似乎正適合準備進大廳用晚餐。

艾德里安趁著晚餐時間來到貓頭鷹屋。他從大廳拿了半條法國麵包後跟好友們表示有事要先處理,沒理會他們在自己身後的問句,他逕自離開那喧鬧的空間。通往貓頭應屋的路上很安靜,與城堡內的喧囂形成強烈的對比,唯有若有似無的呼吸聲與之相伴。

人們通常會在晨間寄信,確保那些信息盡可能在一天結束前到達對方的手裡,艾德里安也不例外,但今天他卻有點反常。

走進貓頭鷹屋,艾德里安並沒有馬上去尋找自家的貓頭鷹,而是來到窗邊倚著。他將信擱在一旁,半瞇著眼看著只剩下半圓也依舊刺眼的太陽逐漸落下。羽翅震動的聲音傳來,一隻灰鴞降落於窗台上,左腳微微踩在信上,右翅微張,低頭輕啄羽毛。

象牙色的信封襯著深色墨水的黑,但上頭的字跡卻因不斷反覆拿出來看而變得模糊,看似薄薄的紙張卻承載著少年無形的壓力。
最美好的愛情,就是兩人能一起成長的愛情。

「來到貓頭鷹屋卻不打算寄信嗎?」藍納絲從艾德身後慢慢走近,細跟高跟鞋在地上敲出清脆的聲響。

她幾分鐘前來到這裡準備送信給遠在臺灣的外婆。雖然她們從未謀面,但靠著從懂事以來那半年一次的飛鴿傳書,也算是建立起了一種特殊的親情。

裡頭唯一的少年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自顧自得倚著窗邊,任橘紅色的光線沐浴全身,顯然沉浸於自己的氛圍中。藍納絲原先也沒想多加理會,無奈環顧四周數次後,赫然發現自己的貓頭鷹竟就站在那人的面前。心裡雖對貓頭鷹的反常感到疑惑,她仍邁開步伐去到他身邊。

「還是......這裡面藏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呢?」藍納絲從少年肩後探出頭,伸手抽出了稍微壓在貓頭鷹腳下的信件。「我們又見面了,雷文克勞的先生。」她肆無忌憚的望進對方藍色的眼眸。
顛覆世界眼光義無反顧地闖,彩色天空是我唯一的方向

TOP

本帖最後由 choco225 於 2017-6-29 12:37 編輯

會在這裡遇到她,艾德里安倒是十分訝異。
不同年級、不同學院,加上艾德里安總是翹課,因此距離上次那飛行意外,他們倆大概有幾個星期沒有見過彼此。

壓下眼底的情緒,艾德里安緩緩轉過身,正臉面向少女。光線打從斜後方來,陰影隱沒了他半邊的面頰卻也使她的臉清晰無比。那雙恣意的雙眼毫無忌憚的直視自己,滿是蛇的不羈的眼神裡隱隱透著獅子的張狂。
不著痕跡的快速打量少女,正如他原先所猜測的,對方是位史萊哲林。

「原來是史萊哲林的小姐,久違。」他語氣悠哉地說,試圖掩蓋剛剛抑鬱的氣氛,只瞥了一眼對方手中屬於自己的信便不將其放在眼裡。那沒什麼,只是一封信而已。他對自己說。

──只是一封可能會影響自己未來的信。

背部輕倚在窗邊,他側過頭剝了一小塊麵包給依舊在整理羽翅的灰鴞,嘴角微微上揚掩飾著自己內心低落。「妳也知道人太帥總會有一些……嗯,女孩們的追求。」

「那是來自一位美麗女士的邀約,你說......」艾德里安頓了一下,轉而正視少女,看著對方的雙眼似乎像在尋求甚麼,閃爍著微光,「我該不該答應?」

聽似不正經的語氣,加上隱藏在眼底的情緒,讓人分不清此時是否是玩笑話。
最美好的愛情,就是兩人能一起成長的愛情。

TOP

本帖最後由 cynthna 於 2016-10-1 01:27 編輯

「一般來說是該答應。」藍納絲將信玩弄於手指間。「然而,站在它面前的是這隻貓頭鷹。據我所知,牠只接受主人的委託,而那位主人既不美麗也不曾主動邀約別人。」她的目光轉移來到窗外最後一線光芒,眼瞳染上一絲猜不透的情緒,迎接著晚霞。「該怎麼辦呢?這似乎是一場誤會罷了。」

藍納絲把信遞給身旁的人,「收好吧,不論那是一封誘人的邀請又或是......」她停頓了幾秒,「未來的命運。」

女孩將自己的信和包裹綁在貓頭鷹腳上,餵了點飼料後目送牠翱翔天際。「很多時候想成為自己很難,只能像放風箏似的拉著夢想,期待將它真正捕捉的那天。」

金風輕輕拂過她蒼白的臉龐,撩動烏黑的長髮。一瞬間,她的心像柳絮一般,隨風飄到遙遠的國度,遠離塵囂。直到一群褐鴞飛進來拍落了一屋子的羽毛滿天飛才將她帶回現實。

「好了。就算不是魁地奇球員也得吃飯補充體力,這位先生是因為菜色不合胃口才放棄晚餐的嗎?」藍納絲回過神來,換上輕鬆的語氣調侃道。
顛覆世界眼光義無反顧地闖,彩色天空是我唯一的方向

TOP

本帖最後由 choco225 於 2017-6-29 12:34 編輯

謊言被識破並不是第一次,但如此隱晦中卻又直搗核心的語句卻著實噎了他一口。
艾德里安嘴角的淺笑僵在那,神色略帶陰霾的緩緩側過頭,挑著眉像是在質疑一旁的貓頭鷹。好一個間諜啊!

略為尷尬地避開對方的視線,艾德里安伸出手接過對方遞回的信封,但那人最後的話讓他一切的動作微滯,卻是細微到不讓對方察覺。
「......未來的命運。」
艾德里安將視線慢慢轉移到身旁的少女身上,眼底帶著些許不可思議,但那人依舊神色自若的將包裹信件繫於灰鴞腿上,彷彿那句話只是隨意說說的。
少女的深髮被風撥撩,雙眼平靜,雖然是東方面孔,但在陽光的壟罩下也依舊輪廓分明。艾德里安看不懂她。

「很多時候想成為自己很難,只能像放風箏似的拉著夢想,期待將它真正捕捉的那天。」


艾德里安低著頭暗自思忖,無心卻又直直戳中自己的內心,該說是旁觀者清,又或是自己表現的太明顯?
過了半晌,一切由深沉ˋ轉為清朗,艾德里安眸間產生了不易察覺的變化。少女的話讓他在心裡反覆思量,卻在無意間點出他另一種看法,頓時他便想通了接下來該怎麼做。低著頭,他自嘲地笑了笑,一封簡單的家書竟讓他苦惱了這麼久,還真是丟臉。

最後一抹陽光消失之時,貓頭鷹屋為數不多的燈亮起,進而引起屋內貓頭鷹們的騷動,屋外的一群褐鴞也在此時歸巢,稍稍混亂的場面讓他們緩過神來。

聽到少女的話,艾德里安這才想起自己只吃了半個法國麵包,本來不餓的胃口現在因為通了思路而充滿了強烈的食慾。
他並沒有馬上回覆少女的話,反倒是先抽出魔杖,在對方的注視下指著信封一角,「吼吼燒。」紙張開始燃燒,猶如飢蟲啃蝕著,最後他放開手,任由晚風帶走剩餘的灰燼。

並沒有在多看那餘燼一眼,艾德里安這才對上那雙棕眸,「我能把這句話解讀成妳在邀我一起吃晚餐嗎?這位小姐?」
艾德里安的嘴角微微揚起,眼底猶如一片星河。

對於自己的舉動他倒是有些吃驚,或許是過於愉快了,說起話來竟像起蘇菲·瓊斯那個不正經的傢伙。
最美好的愛情,就是兩人能一起成長的愛情。

TOP

「吼吼燒。」

回答她的既不是正經的說詞,也不是戲弄的話語,而是炙熱燃燒的火焰,從信的右下角蔓延開來將整張羊皮紙吞噬,留下數不清的灰燼和一縷縷的煙塵。

藍納絲怔怔的盯視眼前的一切,自己果然是猜對了。但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才能這樣斷然的做出決定?就連她這個自認為已經很我行我素的人也無法義無反顧的忽略長輩給予的期待,而眼前這個男孩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那她從前所堅持的一切,是不是也是錯的?是不是一意孤行、故步自封而所造就的錯誤?她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待信燃燒殆盡隨風而逝後,藍納絲感覺臉頰涼涼的,用手一摸後赫然發現臉上竟已縱橫淚水。這讓她感到驚慌,好像整個人被赤裸裸的呈現在少年眼底。她急忙將淚水抹去,假裝一切都沒發生過。

「我平常真的不和別人吃飯的,但是我想今天能破例一次,」她帶著些許鼻音回答,「一起吃晚餐吧,在沒有人的地方。」
顛覆世界眼光義無反顧地闖,彩色天空是我唯一的方向

TOP

比起少女說的話,那隱隱約約聽得出來的鼻音更令艾德里安感到不知所措。雙眉間的小山丘微微隆起,艾德里安看著對方隱藏在陰影裡的臉滿腦子疑惑,正想開口詢問,問句卻在來到嘴邊前採了急煞車,硬生生的吞了回去。他想起她那雙滿是傲氣的雙眼,要是問了對方大概也不會回答吧。

收起在少女身上的視線,他試著輕鬆地打量窗外的天空。原先還在天際邊的橘紅此時完全被屬於夜晚的深色佔據,只剩些許微弱的光影還殘留在盡頭。今天的天氣很好,不用花多少功夫就能找到天空中最亮的那顆星,而月亮始終缺了一角。

「我倒是知道一個很少人會去的地方,而且今晚大概會有不錯的風景。」艾德里安的頭微微揚起,語氣中帶著些許慵懶。
最美好的愛情,就是兩人能一起成長的愛情。

TOP

劇情2 結束
最美好的愛情,就是兩人能一起成長的愛情。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