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文字] 發個之前寫的短篇

本帖最後由 miki 於 2018-7-10 22:32 編輯

安安大家好久不見
大家都好忙 沒什麼時間回來呢
想著好久沒發文了  來發一篇
是柯札爾大哥的朋友Alber的故事~



~~~



薩蒙今天一個人在家,他捲縮在床上望著漆黑的天花板發呆。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在只有一個人的時刻,還是感到特別的不安。

轉動著紅褐色的大眼睛,薩蒙內心不斷重複著就快要睡覺之前的景象。一個銀色的貓頭鷹如輕煙一般從窗子進入了柯札爾大宅,它拍動的翅膀傳來低沉的男聲,它說的內容薩蒙沒有聽清楚,但他在對話中認出一個名字-Alberico。

Alber是他哥哥的同學,同時也是薩蒙如同另一個哥哥的存在。他們從小就一起玩。Alber上學之餘,還有在滑冰。

他特別欣賞在冰場上耀眼的Alber。
明天,是Alber滑冰生涯當中最後一場比賽。他已經決定好在這場比賽上拿下冠軍,然後光榮引退。

他們還說好了要一起去看比賽。

「Alber怎麼了?」薩蒙試圖追上大哥,但大哥衝出去的速度太快,讓他來不及跟上。

一直到雅里斯踏出家門之前,薩蒙才趕上突然在大門口停下腳步的大哥,大哥轉過身蹲了下來「薩蒙,今天自己乖乖待在家裡好嗎?」雅里斯捧著弟弟的臉,親了親薩蒙的臉頰。

「Alber怎麼了嗎?」他問著,但雅里斯沒有回答,踏出家門後立刻施行了消影,不見了。

~~~

雅里斯在聖蒙果不顧能不能奔跑這規定,一心只想趕到Alber身邊。一直到衝進了診療室看到那雙瞪著自己的綠眼,他才放下心。

緊緊的抱住了那似乎還有些呆愣的金髮青年「你沒事吧?」Alber拍了拍雅里斯「我沒事,你先放開我。」

治療師告訴雅里斯,Alber發現一群黑巫師極端分子想要攻擊麻瓜,為了試圖保護麻瓜,他擊退對方的同時被惡咒給擊中。

那惡咒讓Alber的腿以一種奇怪的方式扭轉,骨頭也扭曲著坳斷了。但幸好現在的治療師基本上甚麼樣子的傷都能盡力挽回。

「雖說現在看起來沒問題了,但卻需要至少半年以上的時間去讓他康復,這段時間除了要不斷的復健,也不能夠從事太激烈的運動。」

「半年……可是Alber明天……」明天,是他計畫已久。給自己運動生涯的一個句點。

Alber回望著雅里斯,不發一語。但他在那翠綠色的大眼中看到了不甘、悔恨,那感覺再多說一句話就要擊倒他的脆弱,卻又死撐在那裡的倔強。

明明那雙眼睛就像下一秒就要流下眼淚,卻又不肯示弱。這就是他認識的Alber。

雅里斯輕輕嘆了一口氣,拿單子領了藥之後,陪著Alber一起離開了聖蒙果。

「雅里斯…」Alber走在雅里斯前面,他看不到他的臉,但他知道他或許是哭了。只是不想要告訴自己。

「你說,我聽著。」

Alber試圖眨掉自己快要溢出眼眶的淚水「我會養好腿,我會沒事的。我一定會參加之後的比賽,一定會拿到冠軍。」

「嗯。我相信你。」

Alber轉過頭來,露出笑容。在這還深的夜裡,卻像太陽一樣。就像他閃爍光芒的金髮,向他如綠茵一般的眼。他將對方一把攬進懷中。

緊緊的抱著,抱了好久好久。

===

薩蒙昨天累的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等他起床太陽都已經出來了。他爬下床,咚咚咚赤著腳往外跑。

看見坐在自家餐桌上的青年,大叫了起來「Alber!」

「唷,臭小子。」金髮青年對著那和雅里斯一樣的紅髮男孩露出一痞裡痞氣的笑容。

他揉亂了撲進自己懷裡的男孩的頭髮。

「薩蒙,穿成這樣像什麼樣?」雅里斯圍著圍裙在做早餐,伸手拍了薩蒙的頭,薩蒙一臉委屈的模樣,讓Alber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呢?」雅里斯轉頭問Alber,Alber如實將自己剛才所想的給說了出來「我們好像家人一樣呢。」

雅里斯揚著笑,將早餐的橙汁給倒進杯子「說什麼傻話。」他傾身附在Alber耳邊道「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了。」
爸爸、媽媽、兄弟、姊妹
走的走 不知道
能否再見另一個。

返回列表